当前位置:首页 > 中药方剂 > 正文内容

《是斋百一选方》,第二十一门(折伤 金疮 汤火伤 破伤风 竹木刺)

8个月前 (03-06)中药方剂5

治打扑损筋伤骨折

吕显谟方。


黄柏(一斤) 半夏(半斤)


上为细末,每用半两,生姜自然汁调如稀糊,以鹅翎扫敷,用纸靥贴,如干,再敷。骨折五日即愈,重者不过旬月。苏韬光云,功用全在生姜,药干频上姜汁为佳。

治打扑伤损,或刃伤血不止,及破伤风

海螵蛸即生乌贼骨,不经盐腌者,为细末,干敷即止。破伤风用鱼胶烧灰存二、三分性,为救急疗坠马落车,被打伤腕折臂,呼叫不绝,服此散,呼吸之间不复大痛,三日筋骨相连。

当归散

《外台秘要》第二十九卷,傅公实、钱季毅皆曾合以救人。


当归(炒令香) 桂心 甘草(炙) 蜀椒(去汗,各三分) 芎 (六分,炒) 附子(炮,去皮脐) 泽兰(炒,各一两)


上为细末,酒服二、三钱,日三服。如小儿被奔车马所损,裂其膝,皮肉决见骨,即绝死,小苏啼不可听闻,服之便睡十数日,便行走,其神验如此。忌海藻、菘菜、生葱、猪肉、冷水。《千金翼》深师问出第六卷。

治折伤见血

傅公实之仆忽折足,得之于一军人遂愈。


槐花不以多少,内一半炒令焦色烟出,却将先者一半拌和匀,入沙盒子中同罨令冷,碾为细末,饭饮调下,仍用极细者敷破处。

治打扑伤损

孙盈仲方。


糯米粥热摊布帛上,捣芭焦根放粥上,乘热裹患处,虽时下甚痛,即便无事。

治打扑伤损骨折

此药专接骨。护国长老用仁传。


夜合树,俗谓之萌葛,即合欢也。去粗皮,取白皮锉碎,炒令黄微黑色四两,芥菜子炒一两。


上为细末,酒调,临夜服,粗滓罨疮上,扎缚之,神验。越州人谓之乌颗树。

治闪肭着

苏千之运干传。


米醋糟和平胃散,罨患处。

接骨散

治打扑伤损折,濠梁灵泉清隐寺僧传。


半两古文钱,不拘多少,以铁线贯之,用铁匣盛,以炭火 通红,碗盛好酒、米醋各半升,铁钤开匣,取古文钱于酒醋中淬,再 ,再淬,候苏落尽,如酒醋少,再添,候古文钱淬尽,澄去酒醋,以温水淘洗,如此三次,淘洗数多尤妙,火毒不尽,令人患哑。既净,焙干,研极细,入乳香、没药、水蛭等分,同为细末,每服半字或壹字,生姜自然汁先调药,次用温酒浸平服。若不伤折,实时呕出,若损折,则药径下,缠缴如金丝,如弓上之箭神验。


初此方也。

接骨散

又接骨散方。


半两古老钱用火 ,醋内淬数过,入没药,乳香等分一处研,别以麝香少许,每服一字,用淡姜汤调服,不拘时候。

治一切坠压扑

伤损至重困者,无名异小石块子外黄中黑,在处有之,大冶县能山、英州三、五块研细,以生葱细剁,入温酒中调药,服讫温酒半盏投之,伤在头去枕伤卧。吴内翰初得此方,侄女户限上损脑痛呼,试令服之,痛立止。又尝一坠至重,服十余块,饮酒一、二升,其病皆愈,后以救人无不效。


又方,饮小便,或灌之,或以酒和小便服。蜀医徐懋云屡起死。

一字散

治一切打扑伤损,筋伤骨折,宗子赵叔恭名公夤,以善锤铁著名,其父宰嵊县日,族人聚饮超化寺,醉亡酒坠悬崖之下,亟视之,昏不醒人,手臂已折,舁归,得此二药治之,遂愈,其后运锤如故。叔恭尝知大宁监云,韩希道知府传。


五灵脂(别研) 川乌头(去皮脐,生用) 没药(别研) 草乌头(去皮脐,生用,各四两) 地胶香(一两,后四味


上为细末,每服一字,温酒调下。丸如梧桐子大,加减自少至多服之亦可。若腰以上损,食

鸾胶散

又鸾胶散方。


用黄狗头一个,去毛,以纸筋泥固济,用火烧,候烟过取出,放冷,去泥,为末。先用糯米罨成软饭,看所患大小摊在纸上,浓一指,以狗头末一分,桂末二分, 了牡蛎末三分和匀,掺在上,乘稍热裹贴了,次用桫木板子夹缚,如痒不得抓,只用手轻轻拍,五、七日愈,能散瘀血甚妙。或只用毡发坐子裹亦可!

治打扑损痛肿不止

生姜自然汁,米醋,牛皮胶同熬,溶入马屁勃末,不以多少,搅匀如膏药,以纸花摊敷肿处,痛即止,以多敷为妙。绍兴 厅二人吏用之得效。

治骨折

铜末调酒服之。

神授折伤方

《夷坚志》云,长安石史君神授折伤方。


当归(洗净,焙为细末) 铅粉(各半两) 硼砂(二钱)


上同研令细,浓煎苏枋汁调服一大匕。若损在腰以上,先食淡面半碗,然后服药;在腰以下,即先服后食,仍频频呷。苏枋汁别作糯米粥,入药末拌和,摊纸上或绢上,封裹伤处。


如娄度,下黑血数升而安。

治伤筋动骨,打扑伤损

明州陆驻泊方。


生硫黄(二两,末) 官桂(二两,为末) 生姜(约四两许) 面(一合)


上同拌和研碎,带湿罨在损处,其热如火,外用帛缚定,一日一次换,昼夜贴,六、七日即愈。硫黄、桂能发散,姜、面能和筋脉活血。

治打扑伤损

埙侄云,三兄在四明尝因雪中 损,蹉手臼骨,以此敷之即不痛,寻遂复旧。


胡孙姜(不以多少) 生姜(半之)


上同捣烂以罨损处,用片帛包,干即易之,虽不能速效,然终有验也。

治闪出臼骨

又法,治闪出臼骨,既拽入之后,即以一色KT 黄土、以成蒲、生姜不曾擘开者,同捣成泥罨

治打扑伤损

福州长乐县一盗因被笞捶,身无全肤,以情告狱吏,求买胡孙姜,烂研取汁,调服,留滓以敷疮,不数日平复如故。陈世德云。

治磕损及抓破等

软石膏( 令通红,地上出火毒,研细,用半两) 轻粉(一钱)


上用清麻油调敷,止痛不作痕。

打扑磕伤损

用石榴叶细研,罨损处。

治血聚

又方,治血聚,皮不破者。


萝卜叶研细罨,以绢帛包缚。

治刀伤斧斫

五倍子一味为末,干贴,神效,亦名小血竭。

治金疮

《中藏》方。


以紫藤香刮末,碾细敷之,即降真香也!


又方(一在后)


以门扉后尘敷之。

治刀疮药

神妙。


滑石(四两) 黄丹(一两)


上同细研,干掺。

治刀斧伤至重

但不透膜者。蔡司理传。


海味中咸白鳔,拣大片色白而有红丝者。


上成片搋开铺在伤处,以帛子扎之,血自止!

治金疮

胡孙头草黄花子如蒺藜骨录者,村人谓之草白竭,以其能止血故也。用其子烂研或烂嚼敷伤处,血立止。

取箭镞方

淮西总管赵领卫名寓殿岩密之子云,仇防御方,张循王屡求不得,因奏知德寿宣之,有奇效。与杨氏方中用巴豆、蜣螂者大率相似。


天水牛(一个,独角者尤紧以小瓶盛之,用 砂一钱细研,水少许化开,浸天水牛,自然成水。)


上以药水滴箭镞伤处,当自出也。

治刀刃伤

锻石不以多少,端午日午时取百草捣汁,滤过,和作饼子,入韭菜汁尤妙,阴干。遇有伤,即以末掺之。如肠溃出,桑白皮缝合罨之,帛系。吴内翰父少保守南雄州,有刀伤人肠溃者,以此药治之,全二人之命。一方只用韭汁和锻石,亦端午日合。

治金刃或折扑伤损血出不止

降真香末 五倍子末 铜末(是削下镜面上铜,于乳钵内研细,等分或随意加减用之)


上拌匀敷,安丰手力欧朱嵩碎首,用此而愈。

治箭镞入骨

不可拔方。


取巴豆半个,与蜣螂一枚同研,涂所伤处,斯须痛定,疮微痒且忍之,极痒不可忍,即撼动箭镞,拔之立出。夏候郓云,初任润州参军得此方。其箭镞出以生肌膏敷之。兼疗恶疮,郓至洪州,逆旅之人妻患背疮呻吟,用之即愈。《杨氏方》亦有箭出之后,以黄连、贯众汤洗了,用牛胆制风化锻石敷。

神仙刀箭药

妙不可言。


桑叶阴干,为细末,干贴。如无旋熨干末之。

刀箭药

千金不换方。


腊月牛胆一个,穣风化锻石,悬当风处,候干,取用贴伤处,便可入水。

桃红散

治金疮,并治一切恶疮桃红散。


上等虢丹 软石膏(不以多少,火 通红)


上细研和令如桃花色,掺伤处甚妙!

治汤烫火烧

紫雪,治汤烫火烧,痛不可忍,或溃烂成恶疮。


松树皮剥下,阴干,为细末,入轻粉少许,生油调稀敷。如敷不住,纱绢帛缚定,即生痂,神效不可言。然宜预先合下,以备急。自剥落而薄者尤妙。

治汤火所伤

用生麻油调面浓涂伤处。水调面亦得。柿漆涂之更无瘢痕。水柏子叶烂捣涂敷。用黑熟桑椹子,以净瓶收之,久自成水,以鸡翎扫敷之。

治汤火疮

虽脓水出,皮肉溃烂者,不过敷两、三次即安。


蛇莓(本草音缪)


上烂捣敷之,以瘥为度。钱文子佃客因遗漏烧灼,遍身皆溃。偶一道人传此,用之即安,更

治汤火伤

疮脓烂,痛不可忍者。李英安抚方。


牛皮胶入少汤,于火上溶稠,狗毛剪碎,以胶和毛摊,软帛封之,直至痂脱,不痛。吴内翰家婢夜炊米,釜翻伤腿膝,以夜不敢白比,晓已遗烂,用此治之而愈。


又方,黄瓦刮取细末,湿者干掺,干者麻油调涂。


又方, 叶烧存性,灰敷之,煮酒瓶头 尤妙( 与箬同音,今作 ,乃大箭竹叶包盐者是也)。


又方,仍无瘢痕,孙盈仲所传。


鸡子清涂之神效。一方鸡子壳烧灰,麻油调敷之。


又方,薤白不拘多少,烂研,以鹅翎敷之,更无瘢痕。


又方,以腊茶敷之。


又方,之文侄传。干桑吐为细末,干者以蜜调涂,湿者干掺。


又方,王仲杞以干甑箅烧存性灰敷之。


又方,张德俊云,顷年和 余杭人将赴官,因蒸降真木犀香,自干甑,面仆甑上,为热气所于是取僧寺久用炊布烧灰存性,随敷随消,不半日而愈。盖以炊布受汤上气多,返用以出汤毒,亦犹以盐水取咸味耳,医者之智亦可喜!


又方,郑亨老以冷面糊涂之,旧烂者尤佳!


又方,用白瓷器末,汤煮过,碾极细,以油调涂立效。或用炼银坩埚子,捣为细末,调涂之


又方禹锡侄。


葱白 砂糖


上二味相等,烂研敷之,痛立止,仍无瘢痕。


又方,高司法传。


韶粉(四两) 腊脂(一斤)


用柳木槌于净器中研千下,净瓷器收之,遇烧烫着敷上,痛立止,无瘢痕。


又方,初烧烫着,只用醋糟KT 之,不痛即止。仓猝中亦易得,酸醋浇洗尤妙,更不肿痛。


又方,无名异研细末,轻粉、麻油调敷,破者干掺之。

治汤烫火烧

已溃,脓出不已者。


先以山栀子煎汤,放温,洗净,KT 干以赤焦大油饼炭火上烧存性灰,研细敷之。


又方,大黄(为细末)


上以米醋调敷,或仓卒不能得末,只于新净瓷瓦器上,以醋磨敷亦可。

玉真散

治破伤风及金刃伤,打扑伤损玉真散,本事必用两方皆有,但人不知。张叔潜知府云,此方极奇,居官不可阙。予宰清流日,以授直厅,医救欲死者数人,奇甚。


天南星 防风


上等分为细末,破伤风以药敷贴疮口,然后以温酒调下一钱;如牙关紧急,角弓反张,用药二钱,童子小便调下;或因斗殴相打,内有伤损,以药二钱温酒调下;打伤至死,但心头微温,以童子小便灌下二钱,并进三服。天南星为防风所制,服之不麻。


又张弥明知府家传,御医李子浓方。


黄蜡(一块,热酒化服,立瘥)

神应丸

治紧急破伤风神应丸,华宫使方。


半夏(一两半) 草乌头(三两) 巴豆(一两,去壳)


上生用,同为细末。好枣四两,换水煮烂,剥去皮,同药捣成剂,丸如莲子大。紧者,无灰酒磨一丸;慢者,半丸,吐涎或泻勿疑;轻者,不须服。更审量老幼岁数虚实加减之。


宫使名光祖,向任统制官,尝重伤,服此得效。

治竹签在脚腿

或四肢皮肤内,无缘可出,韬光传。


白KT 树根捶碎,细研,酒浸平服,滓罨患处即出,神妙!

治竹木针刺入肉

以象牙细屑敷之立出,疮即愈,有人手中指为竹刺,痛甚,敷之立效!

治竹木刺

富次律云出《圣惠方》,曾用救一庄仆,极妙,其人脚心有一刺,痛楚濒死,黄痛尤甚,至四更视之,刺已出,遂安。


乌羊粪烂捣,水和,罨伤处浓敷之为佳。


又方,嚼白梅敷之,其刺自出。


又方,烂嚼栗子黄敷之自出。三方并出《圣惠方》第六十八卷,栗黄者尤效。


又方,陈正卿云焦济卿说,用咸白鱼鳔贴伤处,然后服鳔胶烧存性灰,以酒调下。

治竹木刺

不出者,孙盈仲传郭都巡方,同不用绢衬,出即拭之。


烂研萆麻,以绢帛衬伤处,然后敷药,时时看觑,若觉刺出即拔之,恐药太紧,并好肉努出也。

黑神散

治打扑伤损,筋断骨折,接骨定疼黑神散,华宫使传。


黄牛胫骨带髓者(不以前后脚,用炭火烧,烟尽为度,取出用米醋浸,于地上盆覆,令冷) 真定器(炭火 红,米醋淬十遍,以苏为度)


上二味各碾为细末,以黄牛胫骨末七分,定器末三分拌令匀。如是扑损,用好米醋调面入药末,打如稠糊,敷贴损处,


上用纸三重封贴;如是骨折,于纸上更用竹片封扎,绢帛缠缚,不得换动;若初扑损,先以热酒调下二钱,甚妙。伤在腰上。食前;伤在腰下,食后,日进二服。

如圣膏

又方,如圣膏同。


良姜 吴茱萸 金毛狗脊(去皮) 木鳖子(去壳) 白胶香(别研) 败龟壳(醋蘸,炙黄) 牛


上为细末,入面,同药末酒熬成膏子,敷贴,用纸七重封系定,筋骨自然相连,七日一换,酒面皆不可多用,以面熟为度,熬过恐失药力。

接骨忘拐丸

定痛如神同。


乳香(研) 没药(研) 虎胫骨(酥炙黄) 当归 川椒(去目)败龟壳(酒蘸,炙黄) 赤芍药 雀上各三钱,为细末,溶黄蜡约度多少,同丸如弹子大,每服一粒,用好酒一盏,银石器内煎,以东南柳枝搅散,带热服。大段骨碎者,服一粒,些小闪肭服半粒。


又方同。


当归 赤芍药 川椒(去目) 败龟壳 千金藤 骨碎补 川芎(并生用) 乳香(研)


虎骨(慢火炮黄) 没药(研) 自然铜(火 通红,醋淬三次)


上等分为细末,炼好黄蜡,丸如弹子大,每服一丸。筋伤骨折用无灰酒半升入药,以东南柳枝搅匀,同煎三,五沸,空心热服。五十以上,不过十服,旬日如旧,五十以下,不过五服,真神仙秘方。

治汤火伤

苦杖碾为细末,清麻油调涂之,疮愈仍无瘢痕。

特别提示: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,难免存在疏漏、错误等情况,请您核实后再引用。对于用药、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,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,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,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、指导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c666c.cn/214.html

分享给朋友: